首页   新闻中心   机构设置   专题报道   司法公开   法院工作   法官园地   法院执行   诉讼指南   法治论坛   法律法规 

 

芳华韶光 欲语还休

  发布时间:2018-07-05 08:50:44


    风一直在耳畔吹着,像是在轻哼着记忆里小曲,我隐约地望见你诗词里的那一场雪,落在心湖上映红了一树树梅开。又像是一个身边已久的忠实朋友,斜着身偷看一笺那时我回复给你的微语。

    流水逝远,岩壁云霭深重,初冬,四处寒凉,落在岸边的半卷黄叶,最终剪辑了生命的色彩。望着,茫茫的河岸,秋化成最后一丝残梦意韵水中,将最初的那一份浓情释怀岁月,留给远去的年华。曾,试想写一纸的碎语,蘸着如水的月光。带着一季感悟,为这严冬留下最后一抹残绿。

    给我一抹冬天里的阳光,风拂过旧时青石梯阶,风霜雾重,芳华韶光,流年是一副纯白色的油画,欲语还休!

    细数流年点滴,光阴留给我的永远是一阕唯美的诗词。即使容颜渐老,季节更替,青春是一生不变的话题,寒凉暑往,将我心中的那份情,那份痴狂根深蒂固,笃定成景,隽永成诗。

    当所有的日子都过尽,我只剩下了这段回忆 ,最终连这回忆也零零散散离我而去。

    当我从梦境中醒来,风在筝弦低唱,念着一生走过的风雨画卷,故事随时光渐远瘦长。独坐一隅,默念,不悲,不喜,与窗外的一抹阳光相融,将心中的一份爱与希翼交付蓝天白云,赠予河流山色,以及那些微微轻尘。

    忽然间,喜欢这样一种女子,衣着不华丽却素雅大方,说话时,面颊上洋溢着绯色的红云,而音色却像一首轻音乐给你安静的想象。可人事纷扰的红尘里,谁也无法预料下一步是怎样的开始,我却是那一个甘愿追求结果的人,纵然旅途疲惫心如尘土凉薄,花开花落几春风,只是不想轻易话别离,曾幻想自己是这万千世界的一花或一草,或一条奔流在山涧的小溪,披一身霞光的黄昏与岁月浅吟斟酌,醉一弯月色,一缕清风,与四季风霜雨雪里相辉映。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,以一颗悲悯的心感化这个世界,感动这诗意的岁月。

    感受着时光的轻盈,而身心也不再有昨日旅途的疲惫。韶华易逝,容颜易老,岁月经风霜染白了青丝,但我不再伤感,因为每一天都活的很充实,幸好一路上梦想着你,过着诗一样的日子。

    一阵风,一湖水,一抹霞,都是那么的禅意。或许,经过世上所有的繁华与荒芜,才能做到云的淡然,和水的深流,直达生命的涅槃。

    记不清,为何因,我学会了独享两个人的世界,用文字记着这烟火人世。或孤独,或欢喜,或爱,或恨,或念,或不念,一一将自己的心诉说,时间久了,我发现文字是一把剑,会把一个人的心事戳穿,即时,有时你不语,它也会流露出一些蛛丝马迹,经过一番酝酿,在一场风雨中也会明心见性。

    人生总是不断的重逢,又不断的离别,每一次回顺,都是念与想的交替,在这梦醒清凉的早晨,我举手拥抱着蓝天,一片叶落在肩上,告诉我岁月的深浓。

    静待流年,一阕清词,几许情怀瘦影,一生的流离漂泊,一世的追逐,在某一个飘雪的日子里辗转化作一盏酒,在意犹未尽的唇边慢慢地消散了那一些该有的与不该有的闲愁。

文章出处:政治处    

 
 

 

关闭窗口

您是第 4422649 位访客
黑龙江省农垦中级法院地址:哈尔滨市南岗区汉水路82号   邮编:150090  
Copyright©2018 版权所有,未经协议授权,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黑ICP备11004505号